笔趣阁 > 大佬竞技场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初踏修真路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初踏修真路

?热门推荐:
????这天,神手谷内一场大火掩盖了墨大夫的野心和谋划,从火光中走出一个少年,他沉默地接过墨大夫的一切,谁也不知道他在墨大夫生命最后一刻和他聊了什么。

????“师父,我得去岚州一趟。”韩立苦恼地对李欢说道,“墨师在我平时吃的药材中添加了一味寒毒,必须要用他家传的暖阳宝玉才能拔除。”

????李欢一愣,墨老头这么精明么,居然早就对韩立出手了?转念一想也对,如果墨老头成功夺舍了韩立,这点寒毒对他来说只是小事,如果出了意外,却是要了韩立性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八层长春功法力也不能自行祛除么?”

????“不能。”韩立垂头丧气,叹息一声道,“我还以为自己演技很好,骗过了墨师,没想到他就算没有看穿我,也一样下手了。有些人并不能以常理来揣度,只能以最大的恶意去假定。”

????李欢笑道“没事儿,多吃点亏对你是好事。墨老头家人都是普通人,你去岚州应该一切顺利。”

????韩立忽然难过道“师父你不跟我去吗?”

????他对此早有预感,自己和墨大夫摊牌之时,也是自己正式踏上修真之际,同时也将和李欢拜别。

????李欢想到自己在岚州太南山的事情,面色古怪道“我不去了,我在岚州有些旧事,不方便露面,你一个人小心就行。”

????想了想,他从怀中摸出一面小小的铜镜,交给韩立道“如果遇到什么实在不能解决的危险,可以用精血启动这面昊天镜,我能接到消息的话会出手相救的。这是上次出门在一个修真者手里搞到的,看起来挺贵重,所以我最近得闭关了,等事态平息再说。你平时可别拿这镜子出来炫耀。”

????韩立接过镜子,郑重道“我知道了,师父。”

????他心里却叹息一声,如果自己以后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找师父又有什么用呢,这镜子也就当个纪念品罢了。

????七玄门门主接到神手谷大火的消息后,立马跑过来查看情况,他很痛心地看到墨大夫的住所被烧得干干净净,还有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从缩水严重的体型判断,大概是墨大夫本人。

????他大怒之下就想迁责同住谷中的韩立,幸好李欢出面调解。

????“王门主,这神手谷我看环境挺好的,以后我就住这里了。这里原先的弟子也不要责罚了,就让我服侍我吧。”

????李欢都开口了,王门主自然应允,揭过了墨大夫一事。事实上,他早就对墨大夫不满了,拿着供奉的月钱,却时不时跑出去十天半月不见人影,若不是这几年李欢强势镇压周边,弟子们不轻易受伤,否则都找不到墨大夫及时医治

????至于韩立这个普通弟子,他根本不放在心上,送给李欢也没关系。

????神手谷事了,韩立辞别了李欢,七玄门弟子之位他还保留着,不过就修真者的寿命来说,恐怕没什么机会再回来了。

????这天,神手谷内一场大火掩盖了墨大夫的野心和谋划,从火光中走出一个少年,他沉默地接过墨大夫的一切,谁也不知道他在墨大夫生命最后一刻和他聊了什么。

????“师父,我得去岚州一趟。”韩立苦恼地对李欢说道,“墨师在我平时吃的药材中添加了一味寒毒,必须要用他家传的暖阳宝玉才能拔除。”

????李欢一愣,墨老头这么精明么,居然早就对韩立出手了?转念一想也对,如果墨老头成功夺舍了韩立,这点寒毒对他来说只是小事,如果出了意外,却是要了韩立性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八层长春功法力也不能自行祛除么?”

????“不能。”韩立垂头丧气,叹息一声道,“我还以为自己演技很好,骗过了墨师,没想到他就算没有看穿我,也一样下手了。有些人并不能以常理来揣度,只能以最大的恶意去假定。”

????李欢笑道“没事儿,多吃点亏对你是好事。墨老头家人都是普通人,你去岚州应该一切顺利。”

????韩立忽然难过道“师父你不跟我去吗?”

????他对此早有预感,自己和墨大夫摊牌之时,也是自己正式踏上修真之际,同时也将和李欢拜别。

????李欢想到自己在岚州太南山的事情,面色古怪道“我不去了,我在岚州有些旧事,不方便露面,你一个人小心就行。”

????想了想,他从怀中摸出一面小小的铜镜,交给韩立道“如果遇到什么实在不能解决的危险,可以用精血启动这面昊天镜,我能接到消息的话会出手相救的。这是上次出门在一个修真者手里搞到的,看起来挺贵重,所以我最近得闭关了,等事态平息再说。你平时可别拿这镜子出来炫耀。”

????韩立接过镜子,郑重道“我知道了,师父。”

????他心里却叹息一声,如果自己以后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找师父又有什么用呢,这镜子也就当个纪念品罢了。

????七玄门门主接到神手谷大火的消息后,立马跑过来查看情况,他很痛心地看到墨大夫的住所被烧得干干净净,还有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从缩水严重的体型判断,大概是墨大夫本人。

????他大怒之下就想迁责同住谷中的韩立,幸好李欢出面调解。

????“王门主,这神手谷我看环境挺好的,以后我就住这里了。这里原先的弟子也不要责罚了,就让我服侍我吧。”

????李欢都开口了,王门主自然应允,揭过了墨大夫一事。事实上,他早就对墨大夫不满了,拿着供奉的月钱,却时不时跑出去十天半月不见人影,若不是这几年李欢强势镇压周边,弟子们不轻易受伤,否则都找不到墨大夫及时医治

????至于韩立这个普通弟子,他根本不放在心上,送给李欢也没关系。

????神手谷事了,韩立辞别了李欢,七玄门弟子之位他还保留着,不过就修真者的寿命来说,恐怕没什么机会再回来了。

????这天,神手谷内一场大火掩盖了墨大夫的野心和谋划,从火光中走出一个少年,他沉默地接过墨大夫的一切,谁也不知道他在墨大夫生命最后一刻和他聊了什么。

????“师父,我得去岚州一趟。”韩立苦恼地对李欢说道,“墨师在我平时吃的药材中添加了一味寒毒,必须要用他家传的暖阳宝玉才能拔除。”

????李欢一愣,墨老头这么精明么,居然早就对韩立出手了?转念一想也对,如果墨老头成功夺舍了韩立,这点寒毒对他来说只是小事,如果出了意外,却是要了韩立性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八层长春功法力也不能自行祛除么?”

????“不能。”韩立垂头丧气,叹息一声道,“我还以为自己演技很好,骗过了墨师,没想到他就算没有看穿我,也一样下手了。有些人并不能以常理来揣度,只能以最大的恶意去假定。”

????李欢笑道“没事儿,多吃点亏对你是好事。墨老头家人都是普通人,你去岚州应该一切顺利。”

????韩立忽然难过道“师父你不跟我去吗?”

????他对此早有预感,自己和墨大夫摊牌之时,也是自己正式踏上修真之际,同时也将和李欢拜别。

????李欢想到自己在岚州太南山的事情,面色古怪道“我不去了,我在岚州有些旧事,不方便露面,你一个人小心就行。”

????想了想,他从怀中摸出一面小小的铜镜,交给韩立道“如果遇到什么实在不能解决的危险,可以用精血启动这面昊天镜,我能接到消息的话会出手相救的。这是上次出门在一个修真者手里搞到的,看起来挺贵重,所以我最近得闭关了,等事态平息再说。你平时可别拿这镜子出来炫耀。”

????韩立接过镜子,郑重道“我知道了,师父。”

????他心里却叹息一声,如果自己以后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找师父又有什么用呢,这镜子也就当个纪念品罢了。

????七玄门门主接到神手谷大火的消息后,立马跑过来查看情况,他很痛心地看到墨大夫的住所被烧得干干净净,还有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从缩水严重的体型判断,大概是墨大夫本人。

????他大怒之下就想迁责同住谷中的韩立,幸好李欢出面调解。

????“王门主,这神手谷我看环境挺好的,以后我就住这里了。这里原先的弟子也不要责罚了,就让我服侍我吧。”

????李欢都开口了,王门主自然应允,揭过了墨大夫一事。事实上,他早就对墨大夫不满了,拿着供奉的月钱,却时不时跑出去十天半月不见人影,若不是这几年李欢强势镇压周边,弟子们不轻易受伤,否则都找不到墨大夫及时医治

????至于韩立这个普通弟子,他根本不放在心上,送给李欢也没关系。

????神手谷事了,韩立辞别了李欢,七玄门弟子之位他还保留着,不过就修真者的寿命来说,恐怕没什么机会再回来了。

????这天,神手谷内一场大火掩盖了墨大夫的野心和谋划,从火光中走出一个少年,他沉默地接过墨大夫的一切,谁也不知道他在墨大夫生命最后一刻和他聊了什么。

????“师父,我得去岚州一趟。”韩立苦恼地对李欢说道,“墨师在我平时吃的药材中添加了一味寒毒,必须要用他家传的暖阳宝玉才能拔除。”

????李欢一愣,墨老头这么精明么,居然早就对韩立出手了?转念一想也对,如果墨老头成功夺舍了韩立,这点寒毒对他来说只是小事,如果出了意外,却是要了韩立性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八层长春功法力也不能自行祛除么?”

????“不能。”韩立垂头丧气,叹息一声道,“我还以为自己演技很好,骗过了墨师,没想到他就算没有看穿我,也一样下手了。有些人并不能以常理来揣度,只能以最大的恶意去假定。”

????李欢笑道“没事儿,多吃点亏对你是好事。墨老头家人都是普通人,你去岚州应该一切顺利。”

????韩立忽然难过道“师父你不跟我去吗?”

????他对此早有预感,自己和墨大夫摊牌之时,也是自己正式踏上修真之际,同时也将和李欢拜别。

????李欢想到自己在岚州太南山的事情,面色古怪道“我不去了,我在岚州有些旧事,不方便露面,你一个人小心就行。”

????想了想,他从怀中摸出一面小小的铜镜,交给韩立道“如果遇到什么实在不能解决的危险,可以用精血启动这面昊天镜,我能接到消息的话会出手相救的。这是上次出门在一个修真者手里搞到的,看起来挺贵重,所以我最近得闭关了,等事态平息再说。你平时可别拿这镜子出来炫耀。”

????韩立接过镜子,郑重道“我知道了,师父。”

????他心里却叹息一声,如果自己以后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找师父又有什么用呢,这镜子也就当个纪念品罢了。

????七玄门门主接到神手谷大火的消息后,立马跑过来查看情况,他很痛心地看到墨大夫的住所被烧得干干净净,还有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从缩水严重的体型判断,大概是墨大夫本人。

????他大怒之下就想迁责同住谷中的韩立,幸好李欢出面调解。

????“王门主,这神手谷我看环境挺好的,以后我就住这里了。这里原先的弟子也不要责罚了,就让我服侍我吧。”

????李欢都开口了,王门主自然应允,揭过了墨大夫一事。事实上,他早就对墨大夫不满了,拿着供奉的月钱,却时不时跑出去十天半月不见人影,若不是这几年李欢强势镇压周边,弟子们不轻易受伤,否则都找不到墨大夫及时医治

????至于韩立这个普通弟子,他根本不放在心上,送给李欢也没关系。

????神手谷事了,韩立辞别了李欢,七玄门弟子之位他还保留着,不过就修真者的寿命来说,恐怕没什么机会再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