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 第1264章 明明故意问

第1264章 明明故意问

?热门推荐:
????想要苗条,肉类牛肉,鱼,鸡肉,鸭肉羊肉,猪肉,动物内脏都不能吃蔬菜黄瓜,西红柿,冬瓜,青菜,白菜,洋葱,韭菜,芹菜,木耳,茼蒿,扁豆,毛豆,黄花菜,萝卜,菠菜,茭白,包菜,西芹,西兰花,青椒,红椒,胡萝卜,竹笋,白菜,白萝卜含有淀粉的土豆,山药,红薯,藕不能吃

????菌类蘑菇,平菇,金针菇等。

????侯瑛竹俏脸一沉,睁大眼睛怒喝道

????“你们是何人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莫策负手而立,冷笑道,“明知故问”

????端木瑾镇定了一下心神,和侯瑛竹相互交换了个眼色才道“不知莫将军突然造访,有何意图”

????莫策冷笑,不想和他废话,手一挥道“来人,把他们拿下,其余人也全都绑了”

????“你敢”侯瑛竹不知死活,瞪着莫策呵道。

????莫策瞟了她一眼,眼睛冷冽似冰,嘴角微动,吐出一句话“将她的嘴堵上”

????很快十几个身穿薄甲的甲士就持刀向端木瑾和侯瑛竹逼了过去。

????端木瑾心中蕴怒,又惊又怕。若是这样被擒拿了,他的脸面往哪里搁

????他正要发作,忽然清淡的一声从他身后传了过来,“莫将军,好大的脾性,连个小小女子都不放过。

????不知,小竹什么地方得罪于你了要你弄这么大阵仗”

????只见三个人一前两后的走了过来,说话的正是为首的一名身穿明黄色蟒袍男子。

????他金玉冠戴在头顶,帽檐两条垂璎,中间一颗硕大圆润的明珠。

????身形有些发福,腰间紧束一条宽大的青玉带。

????他迈着优雅的步子,步履无声,很是沉稳。

????脸上的神色看着很温和,唇边浮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但那幽深的眸光却有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端木瑾扭头扬眸一看,心里一惊,心道南平王爷怎会在这里

????同时,却是双膝跪地,低头不语。

????如今只有放下身段,期望他能救自己了。

????莫策虽然惊讶李重渊的出现,脸上却不动声色,冰冷的薄唇一扯笑道“见过南平王。”

????李重渊看了莫策一眼,淡声笑道“莫将军带着这么多甲士到本王这小小的别院,真是好气魄,好热闹。”

????他的语气甚是平和,但却莫名的叫人心悸。

????这时,侯瑛竹慢慢挪动步子到了李重渊身边,语气委屈幽幽地道“姐夫,您要为竹儿作主啊,他们居然无缘无故就要把竹儿抓走”

????李重渊故作惊讶的道“不知,我这妻妹和煌安侯世子犯下何罪要惊动莫将军的大驾”

????莫策凤眸沉深,嘴角露出淡淡的邪肆笑意,冷冷盯着李重渊,伸手打开折扇道“他们两个遣凶杀人,罪证确凿,我要带他们去京城审问”。

????李重渊目光一凝,看了看地上的端木瑾,冷笑道“杀人,还罪证确凿”

????侯瑛竹咬牙道“姐夫,他胡说八道的,我没有做过。”

????李重渊冷冷道“莫将军,你听见了吗他们没做,就算做了,这事也不归你管吧

????就本王所知,兴化府一战已经结束许久,你不是应该回京城北大营复命嘛

????怎么倒管起这等闲事儿了还有你带着几百甲士进城,似乎也没征得本王的同意。”

????莫策凤眸一瞥,淡淡道“可他们要杀害的人是本将军还有我的朋友,你说本将军有没有权利抓人啊”

????李重渊闻言,面色一僵,“你也在”

????端木瑾更是惊魂欲裂,莫策昨夜也在

????怎么可能

????没等他们想明白

????这时,在南平王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身穿黑色紧衣的侍卫,他脸色阴沉,走到李重渊身边,附耳和他说了什么。

????李重渊面色骤变,眸色不定,沉默半晌,才低低道“人你可以带走,还望你先不要为难他们,等确定查明了真相再定夺”

????众人还没意识到南平王话里的用意,只见人影攒动,不过是转瞬之间,李重渊已消失了踪影。

????没看到过南平王武功的人都震惊之极,谁曾想到这臃肿肥胖的南平王竟还身负高强武功

????南平王这一走,侯瑛竹就慌了神,她红了双眼嘤泣了起来。

????见侯瑛竹哭泣,端木瑾也不敢出言安慰于她。

????刚才听见莫策说他当时也在,他就知道大事不妙。

????如今,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但既然那些暗卫都死光了,他觉得之前莫策一定是出言恐吓他们。

????只要自己咬紧牙关,将这事撇得一干二净,回到京城就算他是鬼面将军也不敢真把自己怎么样

????“把人押走,送去审问之前每人打断一条腿”莫策勾起残忍至极的笑容,狠绝的丢下这句话,他转身就走。

????“什么”端木瑾瘫倒在地。

????“不要,你们别碰我你们敢你们敢”

????侯瑛竹尖叫着,脑中发热,什么都不想,跳下台阶就要跑。

????只是,她真以为这里是她家不成,不到一熄之间,就被两个甲士抓住。

????他们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直接一个手刀就将她打昏,绑了出去。

????叶清在驿馆没有找到什么现成的吃食,不过也打听清楚了此刻也不是深夜,大概在晚上9点左右。

????夏夜的凉风吹在身上十分的舒服,困意皆去,叶清提着灯笼慢悠悠的回转自个住的院子。

????她肚子确实饿了,决定等下从空间里拿出来一些青菜还有一条鱼,准备做鱼片粥吃。

????进了厨房,她也不打算用大锅做粥了,找了小炉子和大砂锅出来。

????接着开始杀鱼,清洗之后切鱼片。

????“笃笃笃”的切姜丝和葱花的声音刚消失,门口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叶清转过头,看到门口站了一道欣长的紫色身影。

????看清了那道身影,叶清目光微怔,诧异道“这么晚了,你才回来”说完,目光又停在他身上那件衣服之上。

????他那身紫色的锦袍,上面绣着暗金色的云纹,盘旋交错,花纹繁琐却又华丽内敛。

????映着朦胧昏黄的灯火,显得华贵又神秘。

????尤其是看见他那白皙清隽的容颜上带着的优雅尊贵,散发着和平时截然不同的魅力,让叶清愣了神。

????她眯了眯眼,心情不由得沉重起来。

????这种衣服根本不是平民可以穿的,就算是一般的官员子弟也不能穿。

????他到底还有什么身份

????此刻的他,似乎根本不像她所认识的钱君宝,让她琢磨不透,有些心慌。

????直到莫策脸上露出一抹柔软的微笑,摸着肚子解释道“看见厨房还亮着,正好我有些饿,过来看看。”

????叶清回过神道“以前没看过你穿这样的衣服,这是去见重要的人了”

????等李承煜离开之后,叶清略微一想,又提出了一个要求,“王妃,小女子还有事没有说。”

????南平王妃一怔,侧头看向叶清,微微一笑道“何事”

????叶清正色道“是这样的,世子妃的病,要想彻底痊愈,还需再听我的安排再做几样事。”

????南平王妃眯了眯眼,脸沉了下来道“怎么供品还不够”

????叶清当即笑道“非也,只是让王妃做主,等小女子做法事炼出药之后,能给世子妃找一处山清水秀之地,让世子妃过去小住三个月。

????另外,再找世子妃亲近之人每天陪着她谈谈心,散散步。

????这作陪之人,一定要真心对待她之人,可以是闺中好友,也可以是她的亲生母亲或者姐妹。

????嗯还有等她身上的病痛好了,给世子妃找点事儿做,分散下她的心神。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告诉她,等她大病痊愈,就可以每天抱抱小世子,亲亲他之类的。”

????南平王妃闻言,很是诧异叶清如此诡异的要求,立刻摇了摇头道“你说的这些,第一条就不好做到。

????让刚出月子的世子妃搬离王府,可不是什么小事。”

????叶清望着王妃柔声道“那你们是想要一个整天在王府里大喊大叫,随时会想自杀的世子妃。

????还是要一个慢慢能够恢复正常,身体也变康健的世子妃”

????南平王妃一怔,她思索片刻,如两泓深潭的黑眸若有所思的盯视着她,最后点头同意叶清的要求。

????王府书房密室内,气氛很是凝滞。

????李管事微低着头,李重渊猛地转过身来,抬手就是响亮的一巴掌。

????就这样他还不解气,又狠狠地踢了李管事一脚,“混账东西,居然敢背着本王干出这种事情来”

????“奴才该死。”李管事立刻跪了下来。

????李重渊凌厉地扫了李管事一眼,脸色不豫地道:“查清楚那莫策和白离初的关系了吗”

????李管事面色晦暗,头垂得更低了,呐呐道“奴才无能,还未查明。”

????李重渊顿时怒冲脑门,眸底的复杂神色令人心惊,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废物”

????李管事的脸色异常苍白,紧紧闭上了双眸,右手紧紧握成拳,连喘气都不敢发出声音。

????李重渊的脸色愈加阴沉,眼眸愈发阴冷道“把昨夜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写下来交给胡先生,让他酌情和煌安侯府上报。另外,明日在找人去请侯府的五老爷过来。”

????“是,奴才这就去办”

????等他出去之后,李重渊拍了拍手,从书架后面的阴影处,立刻走过来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恭敬的抱拳道“王爷”

????“让赤羽派出六名谍者,查清楚白离初和莫策之间的关系,还有那钱氏夫妇的底细。”

????“遵命”黑衣人很快领命,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李重渊看了看自己的手,脸上的杀气和寒气越发深重。

????那莫策不通知自己带几百甲士进城,就是一点面子都没给自己留,他不回进城复命,难道真如传言那样,皇十七子果真在建州出事了。

????当今圣上已过古稀之年,身体每况愈下。太子也已经年过五十了,可他还是没有一点想传位于太子的意向。

????还多次传出圣上不喜太子,更宠八皇子的传闻。

????可惜八皇子并不是元后所出,母亲地位卑下,虽是多年养育在皇贵妃的宫中,但皇贵妃还有一个十三岁的亲生儿子存在。

????又怎么可能真心实意会替别人做嫁衣

????但还有一种传闻,是说皇帝其实更想把皇位传给十七子,让他改姓继承威北王府,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事实上,是想彻底收回老威北王的兵权,让皇族掌握整个大西北的军政。

????时机一到,就让那第五墨澈改回国姓,恢复本名。

????看来只要盯住了莫策,就能得到更准确的消息。

????李重渊想到这里,他的嘴角淡淡勾起。

????莞香院内室里,南平王妃离开之时让人点了安神香。

????但突然睁开眼睛的南平王世子妃康屏,她却没有喊人而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某处一动不动。

????事实上她半昏半醒之间,已经听到了大夫和王妃最后的对话。

????他们都以为她康屏产后失心疯了,但没人知道这快一年来,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听见了什么

????想到那些事,她全身发抖。

????她很怕很烦,生完孩子之后,夜夜都在做梦,好不容易睡着了,却睡得不安稳。

????自从那夜之后,她就天天做噩梦,每一回都让她痛不欲生

????“世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爱我你又知不知道王爷他他”

????康屏盖上被子痛苦呻吟,双眸燃烧出熊熊火焰,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她怨,她恨。

????她也害怕,但她更不甘心,她更加不想死

????听见内室的动静,守夜的丫鬟快步来到床前,轻声唤她,“世子妃,您醒了,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要不要奴婢去请人过来,给您看看。”

????康屏慢慢拉下被子,露出头来,小丫鬟见状吃了一惊,只见世子妃满脸泪痕、眼神涣散,满头冷汗。

????小丫鬟连忙去端来温水,拧了布巾替她轻轻拭脸,又让另外一个丫鬟端来一杯暖热的糖水让她喝下安神。

????康屏喝下水之后,她思绪百转,轻声道“将我扶起来,我想靠一会儿。”

????“是,世子妃。”两个小丫鬟立即照办。

????叶清从莞香院出来之后,就让王府丫鬟立刻带着她去找“钱君宝”了。

????之前南平王妃要留她夫妻在王府一宿,被叶清拒绝了。

????见到叶清,莫策立即起身问道“累了吗,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叶清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好,事情暂时解决,咱们先回去休息吧”

????说完,她感觉自己的眼眶酸胀,有些困意了。

????莫策上前伸出长臂,揽住叶清的腰间,柔声道“可以回驿馆了”

????“嗯,我没有同意住在这儿。走吧,再晚一些冬曲她们估计也要担心了。”

????莫策没有再说什么,之前,他还有些担心。这会见她无事,刚焦躁的心也就放下了。

????他让她的头靠着自己的左肩,然后揽着她,慢慢离开了王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