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哥的拳头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绝 望

第三百九十七章 绝 望

?热门推荐:
????第三百九十七章?绝??望

????大财主夏金万坐在夏府的议事大厅里面,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惬意的喝着“冠林镇”特有的雨前茶“冠林翠竹”,他实在想不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用银子解决的。

????只要是银子能解决的事情,在大财主夏金万眼里,那就不算是什么事情!

????因为大财主夏金万别的没有,就剩下银子了,而且是非常多的银子,虽不能说是富可敌国,但是,他的银子到现在,他大财主夏金万自己也没有能数清楚,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少银子,反正他们家夏府的地库里面,堆的全部是金元宝和银元宝,是堆积如山。

????就在刚刚,大财主夏金万又跑到那个乌寡妇的儿媳妇刘娥的房间里面,把那个长得小家碧玉、温婉百媚的刘娥抱在怀里,诉说着自己当前的苦恼,诉说自己为了她刘娥,可能已经惹了不该惹的人了,现在他大财主夏金万正在想尽办法,想用银子把这件事情给妥善处理了。

????大财主夏金万还说了,为了你刘娥,不管花费多少银两,值得,他愿意为了你刘娥,把地库里的银子统统花去也在所不惜。

????这个小家碧玉的刘娥,心里甚是甜蜜和感动,一开始当她知道自己的相公董郎,在夏府被打死的时候,也十分悲伤,但是,这个大财主夏金万说了,董郎的死,是他自己鬼迷心窍,来夏府偷盗而引起的打斗,全部是他董郎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正当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在浮想联翩、乐在其中的时候,可是偏偏有人不识时务,来打扰大财主夏金万在享受着自己的这一份美梦。

????“夏雄,你这是怎么了?”大财主夏金万不情不愿的睁开了自己眯着的双眼,他就看到了满头满脸是血的夏府管家夏雄,被人抬着走进了夏府的议事大厅,这种事情好像在他们夏府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个好像是第一次;只听见大财主夏金万厉声喝道:“是谁?是谁打了你夏雄,还有王法没有?真把老爷我不当回事了吗?竟然敢打夏府的管家,那么就是打本老爷的脸,这件事情本老爷和他们没完!”

????“多谢老爷为夏雄操这份心,老爷,夏雄给您磕头了!”那个躺在担架上面的满头满脸是血的夏府管家夏雄,挣扎着想爬起来给他们的大老爷大财主夏金万磕头,当他看到了他们的大老爷大财主夏金万朝他摆摆手的时候,他又咧着嘴,神情痛苦的躺在担架上,神情沮丧的对着这个大财主夏金万接着说道:“老爷,夏雄这次碰钉子了,而且是大大的钉子,他们还让我给您带话过来,不过那些话也实在太难听,老爷您不听也罢!”

????“没事,你说,本老爷要听!”大财主夏金万双眼紧紧的盯着自己夏府的管家夏雄,他从夏雄身上的伤势来看,他就看出来那些围住夏府的人,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大财主夏金万放在眼里,而且是一丝一毫也没有放在眼里,大财主夏金万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越是遇到事情,他越是能沉得住气,只听见这个大财主夏金万接着问道:“夏雄,他们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本老爷不会怪你!”

????“老爷,看来这一次不是一般人来对您不利了,听他们说是奉了一个什么侯爷的指令,才围住咱们夏府的!”夏府的管家夏雄躺在担架上面,想翻个身,都觉得浑身上下痛得不能过,他索性就那么斜斜的躺在担架上面接着说道:“他们说了,您就是用再多的银子,也解决不了这件事情,他们让您在夏府里等死吧!”

????“什么?你说什么?侯爷,朝廷里面的侯爷都和夏某有交情啊,本老爷实在想不出到底是哪位侯爷和夏某过不去啊!”大财主夏金万用手拍着自己的脑门,想了又想接着说道:“前一个月,夏某还让人给‘布衣侯’秦侯爷送去纹银五万两,在这个国家,还有什么侯爷敢和我夏金万过不去?夏雄,你是不是听错了!”

????“老爷,夏雄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了,耳不背,眼不花,怎么可能听错了呢?”夏府的管家夏雄听到老爷说他听错了,他真的急了,因为他明明听到的就是这么回事啊,大财主夏金万夏大老爷却不相信他,夏府管家夏雄连忙辩解着说道:“他们嘴里就是这样说的,千真万确,如果有一丝一毫差错,您拿夏雄试问!”

????“可是本老爷在朝廷里面和几位侯爷关系都很铁的,他们不可能为了这个乌寡妇和我夏金万作对啊!”大财主夏金万脸上露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接着说道:“想想老夫的女婿还是当朝的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他们就是不给老夫夏金万面子,他们也要给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面子啊,他们不可能来和我夏金万过不去啊,这件事情肯定有你、我想不到的地方。”

????“老爷,知府的赵大人来了,说有要事必须见您老爷。”正当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在苦思冥想之际,门外传来了夏府家丁的声音,只听见家丁接着说道:“老爷,赵大人还说了,让您亲自去迎接他们,说是朝廷里面有两位一品大员也来了!”

????“什么人,大言不惭,非要老爷亲自去迎接他们,难道老爷我不在朝为官,他们就没大没小的了?”大财主夏金万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还是拎得清的,朝廷里面的一品大员在这个惟妙惟肖的敏感的时候来他府上,是给他面子,说不定也是看在他的女婿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面子上,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什么面子了,还是去夏府门口迎接再说吧,只听见大财主夏金万接着说道:“你们赶快让人来给本老爷更衣,本老爷不能辱没斯文!”

????“老爷,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已经闯……闯……走进来了!”门外的那个家丁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时候显得结结巴巴,口齿不清的接着说道:“见过赵大人!”

????“你们家老爷真是好大的架子啊,他在哪里?”这个时候门外传来那个知府赵大人严厉的声音,大财主夏金万听到之后,感觉到好像口气不对啊,平常这个知府赵大人要来他们夏府都要预约和通传之后才敢走进夏府的,他今天竟然敢直闯他们夏府了,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在夏府的议事大厅里面就听见那个知府赵大人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摆什么大老爷的架子,看来他也是活到头了,夏金万,朝廷里面的一品大员兵部尚书吴瑶卿和刑部尚书台春风亲临夏府,你还不出来迎接,你真的是越活越会摆谱了?”

????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在议事大厅里面听到了那个知府赵大人刚刚说的话,他脑子“嗡”的一声,这个乌寡妇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怎么可能当朝的几位一品大员兵部尚书和刑部尚书两位尚书大人都亲临“冠林镇”他的夏府,这……这……这回麻烦大了。

????而且这个兵部尚书吴瑶卿吴大人和刑部尚书台春风台大人他们和自己的女婿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他们是至交,他们两位尚书大人,他夏金万在吏部尚书府上有过接触,他们认识,他们怎么可能会来为难自己呢?想到这里,大财主夏金万不由得挺直了腰杆,从夏府的议事大厅走了出去。

????“夏老爷,你好大的架子啊!”这个时候知府赵大人板着脸双眼紧紧的盯着刚刚从夏府议事大厅走出来的大财主夏金万说道:“还不赶快拜见两位尚书大人!”

????“夏某拜见两位尚书大人!”大财主夏金万双手抱拳说道:“小婿俞千章俞大人想必两位尚书大人也很熟悉吧,咱们都是自己人何必弄得跟个陌生人似的,两位尚书大人里面请!”

????“哦,原来你夏大财主就是依仗朝中的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给你撑腰,所以你胆大妄为,草菅人命,视人命如草菅啊!”兵部尚书吴瑶卿吴大人侧过身去,接着说道:“想我吴瑶卿也是朝廷重臣,堂堂的兵部尚书,你夏金万仍是一介草民,你居然看到兵部尚书都不放在眼里,看来侯爷说的没错,你的女婿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就是此件事情的罪魁祸首,看来要拿下你夏金万,必须要先拿下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了。”

????“吴大人,别和他多说无用,咱们就按照侯爷的意思办事就行了。”刑部尚书台春风台大人双眼望着这个大财主夏金万,然后对着兵部尚书吴瑶卿吴大人说道:“唉,其实我等在朝为官根本不会做这些有违伦常的事情,都是这些害人不浅的人,将我等害了,还害得不浅啊,吴大人。”

????“两位尚书大人,夏某的小婿和任何事情不搭界,他都不知情,都是老夫一人所为,还请两位尚书大人明察!”大财主夏金万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一次他很可能难逃一劫了,只见他红着一张老脸双手抱拳躬身接着说道:“夏某一直窝在夏府不问世上的是是非非,不知道何曾得罪过哪位侯爷,能否请两位尚书大人看在小婿俞千章俞大人的份上,告知夏某,夏某定当感激不尽。”

????“唉,这位侯爷可以说是位高权重、权倾朝野,你到现在得罪了那个侯爷,你难道心里还没有数目吗?”刑部尚书台春风台大人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自以为是的大财主夏金万说道:“就是当今皇上见到这位侯爷,也要给他三分薄面,你去想想吧!”

????“哦,两位尚书大人,夏某明了了,夏某知道夏某是得罪了哪位侯爷了。”这个“冠林镇”的大财主夏金万这个时候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笑容满面的说道:“前一阵子夏某已经安排人给‘布衣侯’侯爷送去了五万两纹银,侯爷如果觉得少了,尽管和夏某说就可以了,夏某就会派人再送五万两纹银好了,‘布衣侯’侯爷他也不应该这么对待夏某啊!”

????“哦,你居然还给‘布衣侯’送过银两,看来真的是没救了!”刑部尚书台春风台大人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大财主夏金万的双眼说道:“本来台某看在你的女婿俞千章俞大人面子上想救你一次,现在看来就是神仙来也救不了你了,说不定就因为你这件事情把你的好女婿俞千章俞大人都给害了。”刑部尚书台春风台大人转过身对着兵部尚书吴瑶卿吴大人说道:“吴大人,看来我们得公事公办了,如若被侯爷知道我们徇私枉法,恐怕我们人头不保啊,吴大人。”

????“唉,本来咱们在朝为官本本分分,都是他们这些无知的人害了咱们啊!”?兵部尚书吴瑶卿吴大人说道:“夏大财主,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夏某真的不知道错在哪里?就请两位尚书大人告知夏某吧!”这个一直眼高于顶、目空一切的大财主夏金万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感觉到了令他窒息的危机已经来临,不过他现在也一直在云里雾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冠林镇”的大财主夏金万双手抱拳躬身说道:“两位尚书大人,就请两位看在小婿俞千章俞大人的面子上,如实告知夏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大财主夏金万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那么,兵部尚书吴瑶卿吴大人和刑部尚书台春风台大人会不会看在吏部尚书俞千章俞大人的面子上,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告知这个眼高于顶、目空一切的“冠林镇”的大财主夏金万呢?